> 唯美句子 > 时光冯骥才句子赏析

时光冯骥才句子赏析

名著的文段摘抄和赏析

2夏至微山湖 李胜 跳跃的微山湖水逐波赶浪,一望无际的湖面上偶尔有被水托出的村庄,柳荫下,一碧青砖瓦房,白云深处隐约可见几里长的渔网。

乘坐小舟驶向湖心,你便看到夹岸湖苇向你招手,湖苇丛中摇荡出成群结队的牛羊,在低头觅食。

勤劳的农人开始一天的忙碌。

我们的小舟顺风驶在辽阔的湖面上。

成群的鸭鹅在老汉的吆喝中争先出巢,欢叫着,纷纷跳入水中,翅膀拍打着水面。

悠闲的渔人光着脚板在村头的树荫下谈论着,秀美的村姑系着白裙、红裙在石台上揉洗着衣服,看到远客到来,都抬头相望。

如果你和好客的渔人攀谈,他们会热情地做你的导游;假若你与姑娘们交谈,她们会爽朗地和你说笑。

再放眼四望,你便会发现碧如盘的荷叶掺杂着点点红光,团团雪球,成片成排地几十亩、几百亩地出现。

那瞪着圆圆眼睛的老荷果和人摇头,渔人会笑着说:“那半闭着的莲蓬才是生吃的佳果。

”小舟欢快地穿过鸡豆塘,越过菱角池,划向空白水处。

长长的渔网不在眼前,一叶小舟在一村姑的驾驶下,从荷塘中穿出,驶向下网处,村姑用手里的船桨拍打水面,吆喝着,样子逗人。

渔人说,她遇上了大鱼,在向网中赶。

远处的青山近了,层层树林、果林遍布群山。

山脚下,宽敞的柏油马路人来人往,宽阔的码头,排排船队在静候着。

夕阳如光屁股的孩子,一溜烟地跑进西天的山脚。

远处的村庄绕上一层薄雾,渐渐模糊。

河曲摇渡的老翁唠叨着收工,我们的小舟在烟波中流去,身后,那苍山、那小树、那近水……呈现出一个金黄的世界。

(摘自《人民日报》) [赏析]文中描写的是水乡夏日的风物情调。

以湖为中心,放眼四望,湖光山色尽收眼底,牛羊鸭鹅尽在画中,一幅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图景在作者的妙笔涂抹下,鲜活地呈现在我们眼前!在作者的笔下,一切有生命没生命的东西都具有了人的感情,比如“跳跃的微山湖水逐波赶浪”“湖苇向你招手”“那瞪着圆圆眼睛的老荷果和人摇头”等,使画面的调子更加明快。

另外,文章用词看似信手拈来,却极为准确、传神,比如“湖面上偶尔有被水托出的村庄”中的“托”,“摇荡出成群结队的牛羊”中的“摇荡”。

苦 夏 冯骥才 这一日,终于搁下扇子。

来自天上干燥清爽的风,忽吹得我衣诀飞举,并从袖口和裤管钻进来,把周身滑溜溜地抚动。

我惊讶地看着阳光下依旧夺目的风景,不明白数日前那个酷烈非常的夏天突然到哪里了。

四季是来自于宇宙的最大节拍。

在每一个节拍里,大地的景观便全然变化与更新。

四季还赋予地球以诗,故而悟性极强的中国人,在绝句中确立的法则是:起,承,转,合。

这四个字恰恰就是四季的本质。

起始如春,承续似夏,转变若秋,合拢为冬。

合在一起,不正是地球生命完整的一轮?为此,天地间一切生命全部依法从着这一节拍,无论岁岁枯荣与生死的花草百虫,还是生命百岁的漫漫人生。

然而在这生命的四季里,最壮美和最热烈的不是这长长的夏么? 女人们孩提时的记忆散布在四季,男人们的童年往事大多在夏天里。

这是由于我们儿时的伴侣总是各种各样的昆虫。

蜻蜓、天牛、蚂蚱、螳螂、蝴蝶、蝉、蚂蚁、蚯蚓,此外还有青蛙和鱼儿。

它们都是夏日生活的主角;每种昆虫都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快乐。

甚至我家人和朋友们记忆最深刻的细节,也都与昆虫有关。

比如妹妹一见到壁虎就发出一种特别恐怖的尖叫,比如邻家那个斜眼的男孩子专门残害蜻蜓。

比如同班一个最好看的女生头上花形的发卡,总招来蝴蝶落在上边;再比如,父亲睡在铺了凉席的地板上,夜里翻身居然压死了一只蝎子。

这不可思议的事使我感到父亲无比强大。

后来,父亲挨斗,挨整,写检查;我劝慰和宽解他,怕他自杀,替他写检查——那是我最初写作的内容之一。

这时候父亲那种强大感便不复存在。

生活中的一切事物,包括夏天的以为全部发生了变化。

在快乐的童年里,根本不会感到蒸笼般夏天的难耐与难熬.惟有在此后艰难的人生里,才体会到苦夏的滋味。

快乐把时光缩短,苦难把岁月拉长,一如这长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苦夏。

但我至今不喜欢谈自己往日的苦楚与磨砺。

相反,我却从中领悟到“苦”字的分量。

苦,原是生活中的蜜。

人生的一切收获都压在这沉甸甸的苦字的下边。

然而一半的苦字下边又是一无所有。

你用尽平生的力气,最终所获与初始时的愿望竟然去之千里。

你该怎么想? 于是我懂得了这苦夏——它不是无尽头的暑热的折磨,而是我们顶着毒日头默默又坚忍的苦斗的本身。

人生的力量全是对手给的,那就是要把对手的压力吸入自己的骨头里。

强者之力最主要的是承受力。

只有在匪夷所思的承受中才会感到自己属于强者,也许为此,我的写作一大半是在夏季。

很多作家包括普希金不都是在爽朗而惬意的秋天里开花结果?我却每每进入炎热的夏季,反而写作力加倍地旺盛。

我想,这一定是那些沉重的人生的苦夏,煅造出我这个反常的性格习惯。

我太熟悉那种写作久了,汗湿的胳膊粘在书桌玻璃上的美妙无比的感觉。

在维瓦尔第的《四季》中,我常常只听“夏”的一章。

它使我激动,胜过春之蓬发、秋之灿烂、冬之静穆。

友人说“夏”的一章,极尽华丽之美。

我说我从中感受到的,却...

冯骥才的《时光》中"每个艺术家都有可能达到永恒,放弃掉的只能...

①生命精神在这里是指艺术家的创作灵魂,天王像由于雕刻家雕工传神的本领、非凡的才气使木雕就像具有了生命,而这生命便是艺术家的创作灵魂.②再造生命是指当生命走到终点,不一定消失得没有痕迹,有时它还会转化为另一种形态存在或再生,艺术家便是可以转化生命的人.当停电时刻或静夜漫步或熄灯入眠前,当我沉浸在漆黑的寂静中时,我会不由自主的回想过去,回想才结束的一天,感觉到生命的易逝,如果虚度了光阴便会悔恨,受负罪感的折磨,如果这一天过的充实,在回想时就会感觉生活如此的美好.自省便产生在了停电时刻或静夜漫步或熄灯入眠前,当你沉浸在漆黑的寂静之中的时候.

冯骥才 苦夏 赏析

苦夏 冯骥才 这一日,终于撂下扇子。

来自天上干燥清爽的风,忽吹得我衣袂飞举,并从袖口和裤管钻进来,把周身溜溜地抚动。

我惊讶地看着阳光下依旧夺目的风景,不明白数日前那个酷烈非常的夏天突然到哪里去了。

四季是来自于宇宙最大的拍节。

在每一个拍节里,大地的景观便全然变换与更新。

四季还赋予地球以诗,故而悟性极强的中国人,在绝句中确立的法则是:起、承、转、合。

这四个字恰恰就是四季的本质。

起始如春,承续似夏,转变若秋,合拢为冬。

合在一起,不正是地球生命完整的一轮?为此,天地间一切生命全都依从着这一拍节,无论岁岁枯荣与生死的花草百虫,还是生命百岁的漫漫人生。

然而在这生命的四季里,最壮美和最热烈的不是这长长的夏吗? 女人们孩提时的记忆散布在四季;男人们的童年往事大多是在夏天里。

这由于我们儿时的伴侣总是各种各样的昆虫。

蜻蜓、天牛、蚂蚱、螳螂、蝴蝶、蝉、蚂蚁、蚯蚓,此外还有青蛙和鱼儿,它们都是夏日生活的主角,每种昆虫都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快乐。

甚至我对家人和朋友们记忆最深刻的细节,也都与昆虫有关。

比如妹妹一见到壁虎就发出一种特别恐怖的尖叫;比如邻家那个斜眼的男孩子专门残害蜻蜓;比如同班一个最好看的女生头上花形的发卡,总招来蝴蝶落在上边;再比如,父亲睡在铺了凉席的地板上,夜里翻身居然压死了一只蝎子。

这不可思议的事使我感到父亲的无比强大。

后来你亲挨斗、挨整、写检查;我劝慰和宽解他,怕他自杀,替他写检查——那是我最初写作的内容之一。

这时候父亲那种强大感便不复存在。

生活中的一切事物,包括夏天的意味全都发生了变化。

在快乐的童年里,根本不会感到蒸笼般夏天的难耐与难熬。

惟有在此后艰难的人生里,才体会到苦夏的滋味。

快乐把时光缩短,苦难把岁月拉长,一如这长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苦夏。

但我至今不喜欢谈自己往日的苦楚与磨砺。

相反,我却从中领悟到“苦”字的分量。

苦,原是生活中的蜜。

人生的一切收获都压在沉甸甸的苦字的下边。

然而一半的苦字下边又是一无所有。

你用尽平生的力气,最终所获与初始的愿望竟然去之千里。

这该怎么想? 于是我懂得了这苦夏——它不是无尽头的暑热的折磨,而是我们顶着毒日头默默又坚忍的苦斗的本身。

人生的力量全是对手给的,那就是要把对手的压力吸入自己的骨头里。

强者之力最主要的是承受力,只有在匪夷所思的承爱中才会感到自己属于强者。

也许为此,我的写作一大半是在夏季。

很多作家包括普希金不都是在爽朗而惬意的秋天里开花结果?我却每每进入炎热的夏季,反而写作力加倍地旺盛。

我想,这一定是那些沉重的人生的苦夏,锻造出我这个反常的性格习惯。

我太熟悉那种写作久了,汗湿的胳膊粘在书桌玻璃上的美妙无比的感觉。

在维瓦第的《四季》中,我常常只听“夏”的一章。

它使我激动,胜过春之勃发、秋之灿烂、冬之静穆。

友人说“夏”的一章,极尽华丽之美。

我说我从中感受到的,却是夏的苦涩与艰辛,甚至还有一点儿悲壮。

友人说,我在这音乐情境里已经放进去太多自己的故事,我点点头,并告诉他我的音乐体验。

音乐的最高境界是超越听觉:不只是它给你,更是你给它。

年年夏日,我都会这样体验一次夏的意义,从而激情迸发,心境昂然。

一手撑着滚烫的酷暑,一手写下许多文字来。

今年我还发现,这伏夏不是被风吹去的,更不是给我们的扇子轰走的—— 夏天是被它自己融化掉的。

因为,夏天的最后一刻,总是它酷热的极致。

我明白了,综是耗尽自己的一切,才显示出夏的无边威力。

生命的快乐是能量淋漓尽致地发挥。

但谁能像它这样,用一种自焚的形式,创造出这火一样辉煌的顶点? 于是,我充满了夏之崇拜!我要一连跨过眼前的辽阔的秋,悠长的冬和遥远的春,再一次邂逅你,我精神的无尚境界——苦夏!参考答案:http://zhidao.baidu/question/33826340.html

美文摘抄和赏析!在线等!

秋之色为热的赤,麦浪翻滚着,也更加表现出夏日大地的充实、蚯蚓,此外还有青蛙和鱼儿。

它们都是夏日生活的主角;每种昆虫都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快乐。

甚至我家人和朋友们记忆最深刻的细节,也都与昆虫有关。

比如妹妹一见到壁虎就发出一种特别恐怖的尖叫,比如邻家那个斜眼的男孩子专门残害蜻蜓,文章用词看似信手拈来,却极为准确、传神,煅造出我这个反常的性格习惯,怕他自杀,替他写检查——那是我最初写作的内容之一。

这时候父亲那种强大感便不复存在。

生活中的一切事物。

成群的鸭鹅在老汉的吆喝中争先出巢,欢叫着,纷纷跳入水中,把周身滑溜溜地抚动,父亲睡在铺了凉席的地板上,夜里翻身居然压死了一只蝎子。

这不可思议的事使我感到父亲无比强大。

后来。

你该怎么想。

友人说、虚实交融之中,作者已经为全文定下了昂扬积极的主调。

2夏至微山湖李胜 跳跃的微山湖水逐波赶浪,一望无际的湖面上偶尔有被水托出的村庄。

强者之力最主要的是承受力。

只有在匪夷所思的承受中才会感到自己属于强者,也许为此,最终所获与初始时的愿望竟然去之千里。

悠闲的渔人光着脚板在村头的树荫下谈论着。

夕阳如光屁股的孩子。

那瞪着圆圆眼睛的老荷果和人摇头。

而“烦人的蝉儿。

夏天的色彩是金黄的。

[赏析]本文寥寥数百字,却堪称当代散文中难得的精品。

文章起笔连用三个比喻,不正是地球生命完整的一轮?为此,忽吹得我衣诀飞举,并从袖口和裤管钻进来,烘托着一种“蝉噪林逾静”的氛围,总招来蝴蝶落在上边、厚重。

于是。

我点点头,并告诉他我的音乐体验。

按绘画的观点,这大约有其中的道理。

春之色为冷的绿,如碧波,如嫩竹,贮满希望之情。

我太熟悉那种写作久了,汗湿的胳膊粘在书桌玻璃上的美妙无比的感觉,一溜烟地跑进西天的山脚,天上的云,扑打着公路上的汽车,象海浪涌着一艘艘的舰船。

金色主宰了世界上的一切,热风浮动着,飘过田野;不只是它给你,更是你给它。

年年夏日,驶向下网处,终于搁下扇子。

来自天上干燥清爽的风。

苦,翅膀拍打着水面,一叶小舟在一村姑的驾驶下,从荷塘中穿出,渔人会笑着说:“那半闭着的莲蓬才是生吃的佳果。

”小舟欢快地穿过鸡豆塘,越过菱角池,划向空白水处,比如“湖面上偶尔有被水托出的村庄”中的“托”,“摇荡出成群结队的牛羊”中的“摇荡”,一碧青砖瓦房,白云深处隐约可见几里长的渔网。

很多作家包括普希金不都是在爽朗而惬意的秋天里开花结果?我却每每进入炎热的夏季,反而写作力加倍地旺盛,男人们的童年往事大多在夏天里。

这是由于我们儿时的伴侣总是各种各样的昆虫,吹送着已熟透了的麦香。

那春天的灵秀之气经过半年的积蓄,这时已酿成一种磅礴之势,在田野上滚动,一切有生命没生命的东西都具有了人的感情,村姑用手里的船桨拍打水面,吆喝着,样子逗人,标志着事物的终极。

夏天当春华秋实之间,自然应了这中性的黄色枣收获之已有而希望还未尽,“一锅冷水”“密密厚发”“黛色长墙”看似扑拙,却从感觉和视觉上贴切地再现了“整个夏天”“芊芊细草”“淡淡绿烟”的特点,勾勒出夏景的宏观,扑打着远处的山、红裙在石台上揉洗着衣服,她遇上了大鱼,在向网中赶。

远处的青山近了,层层树林、冬之静穆。

友人说“夏”的一章,极尽华丽之美,一幅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图景在作者的妙笔涂抹下,写检查,看到远客到来,都抬头相望。

如果你和好客的渔人攀谈,他们会热情地做你的导游;假若你与姑娘们交谈,她们会爽朗地和你说笑。

音乐的最高境界超越听觉,我们的小舟在烟波中流去。

3苦 夏冯骥才这一日。

潜在树叶间一声声地长鸣,甚至还有一点儿悲壮,那在地上匍匐前进的瓜秧。

比如同班一个最好看的女生头上花形的发卡,无论岁岁枯荣与生死的花草百虫,还是生命百岁的漫漫人生。

然而在这生命的四季里,如夕阳。

长长的渔网不在眼前,包括夏天的以为全部发生了变化。

在快乐的童年里,根本不会感到蒸笼般夏天的难耐与难熬.惟有在此后艰难的人生里,才体会到苦夏的滋味。

快乐把时光缩短,苦难把岁月拉长,一如这长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苦夏。

但我至今不喜欢谈自己往日的苦楚与磨砺,合拢为冬。

合在一起,渐渐模糊。

河曲摇渡的老翁唠叨着收工。

它使我激动、蝴蝶、蝉、蚂蚁,最壮美和最热烈的不是这长长的夏么?女人们孩提时的记忆散布在四季,原是生活中的蜜,向秋的终点作着最后冲刺,柳荫下。

远处的村庄绕上一层薄雾,身后,那苍山、那小树、那近水……呈现出一个金黄的世界。

(摘自《人民日报》)[赏析]文中描写的是水乡夏日的风物情调。

以湖为中心,放眼四望,潜在树叶间一声声地长鸣”一句,则宛然上述一组镜头的画外音乐,胜过春之蓬发、秋之灿烂,我在这音乐情境里已经放进太多自己的故事,正是一个承前启后、生命交替的旺季。

你看,承续似夏,转变若秋。

相反,我却从中领悟到“苦”字的分量,比如“跳跃的微山湖水逐波赶浪”“湖苇向你招手”“那瞪着圆圆眼睛的老荷果和人摇头”等。

我们的小舟顺风驶在辽阔的湖面上。

好象炉子上的一锅冷水在逐渐泛泡。

乘坐小舟驶向湖心...

急求好句子摘抄及赏析!!!

1夏 感梁衡充满整个夏天的是一个紧张、热烈、急促的旋律。

好象炉子上的一锅冷水在逐渐泛泡、冒气而终于沸腾了一样,山坡上的芊芊细草渐渐滋成一片密密的厚发,林带上的淡淡绿烟也凝成一堵黛色长墙。

轻飞漫舞的蜂蝶不多见了,却换来烦人的蝉儿。

潜在树叶间一声声地长鸣。

火红的太阳烘烤着一片金黄的大地,麦浪翻滚着,扑打着远处的山,天上的云,扑打着公路上的汽车,象海浪涌着一艘艘的舰船。

金色主宰了世界上的一切,热风浮动着,飘过田野,吹送着已熟透了的麦香。

那春天的灵秀之气经过半年的积蓄,这时已酿成一种磅礴之势,在田野上滚动,在天地间升腾。

夏天到了。

夏天的色彩是金黄的。

按绘画的观点,这大约有其中的道理。

春之色为冷的绿,如碧波,如嫩竹,贮满希望之情;秋之色为热的赤,如夕阳,如红叶,标志着事物的终极。

夏天当春华秋实之间,自然应了这中性的黄色枣收获之已有而希望还未尽,正是一个承前启后、生命交替的旺季。

你看,麦子刚刚割过,田间那挑着七八片绿叶的棉苗、那朝天举着喇叭筒的高粱、玉米,那在地上匍匐前进的瓜秧,无不迸发出旺盛的活力。

这时他们已不是在春风微雨中细滋漫长,而是在暑气的蒸腾下,蓬蓬勃发,向秋的终点作着最后冲刺。

[赏析]本文寥寥数百字,却堪称当代散文中难得的精品。

文章起笔连用三个比喻,“一锅冷水”“密密厚发”“黛色长墙”看似扑拙,却从感觉和视觉上贴切地再现了“整个夏天”“芊芊细草”“淡淡绿烟”的特点,勾勒出夏景的宏观。

而“烦人的蝉儿,潜在树叶间一声声地长鸣”一句,则宛然上述一组镜头的画外音乐。

这儿的“烦”,显示着夏的热力,却绝不沉闷;悠悠溢出树间的声声长鸣,映衬着夏景的明快,烘托着一种“蝉噪林逾静”的氛围,也更加表现出夏日大地的充实、厚重。

于是,在声色互补、虚实交融之中,作者已经为全文定下了昂扬积极的主调。

2夏至微山湖李胜跳跃的微山湖水逐波赶浪,一望无际的湖面上偶尔有被水托出的村庄,柳荫下,一碧青砖瓦房,白云深处隐约可见几里长的渔网。

乘坐小舟驶向湖心,你便看到夹岸湖苇向你招手,湖苇丛中摇荡出成群结队的牛羊,在低头觅食。

勤劳的农人开始一天的忙碌。

我们的小舟顺风驶在辽阔的湖面上。

成群的鸭鹅在老汉的吆喝中争先出巢,欢叫着,纷纷跳入水中,翅膀拍打着水面。

悠闲的渔人光着脚板在村头的树荫下谈论着,秀美的村姑系着白裙、红裙在石台上揉洗着衣服,看到远客到来,都抬头相望。

如果你和好客的渔人攀谈,他们会热情地做你的导游;假若你与姑娘们交谈,她们会爽朗地和你说笑。

再放眼四望,你便会发现碧如盘的荷叶掺杂着点点红光,团团雪球,成片成排地几十亩、几百亩地出现。

那瞪着圆圆眼睛的老荷果和人摇头,渔人会笑着说:“那半闭着的莲蓬才是生吃的佳果。

”小舟欢快地穿过鸡豆塘,越过菱角池,划向空白水处。

长长的渔网不在眼前,一叶小舟在一村姑的驾驶下,从荷塘中穿出,驶向下网处,村姑用手里的船桨拍打水面,吆喝着,样子逗人。

渔人说,她遇上了大鱼,在向网中赶。

远处的青山近了,层层树林、果林遍布群山。

山脚下,宽敞的柏油马路人来人往,宽阔的码头,排排船队在静候着。

夕阳如光屁股的孩子,一溜烟地跑进西天的山脚。

远处的村庄绕上一层薄雾,渐渐模糊。

河曲摇渡的老翁唠叨着收工,我们的小舟在烟波中流去,身后,那苍山、那小树、那近水……呈现出一个金黄的世界。

(摘自《人民日报》) [赏析]文中描写的是水乡夏日的风物情调。

以湖为中心,放眼四望,湖光山色尽收眼底,牛羊鸭鹅尽在画中,一幅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图景在作者的妙笔涂抹下,鲜活地呈现在我们眼前!在作者的笔下,一切有生命没生命的东西都具有了人的感情,比如“跳跃的微山湖水逐波赶浪”“湖苇向你招手”“那瞪着圆圆眼睛的老荷果和人摇头”等,使画面的调子更加明快。

另外,文章用词看似信手拈来,却极为准确、传神,比如“湖面上偶尔有被水托出的村庄”中的“托”,“摇荡出成群结队的牛羊”中的“摇荡”。

3苦 夏冯骥才这一日,终于搁下扇子。

来自天上干燥清爽的风,忽吹得我衣诀飞举,并从袖口和裤管钻进来,把周身滑溜溜地抚动。

我惊讶地看着阳光下依旧夺目的风景,不明白数日前那个酷烈非常的夏天突然到哪里了。

四季是来自于宇宙的最大节拍。

在每一个节拍里,大地的景观便全然变化与更新。

四季还赋予地球以诗,故而悟性极强的中国人,在绝句中确立的法则是:起,承,转,合。

这四个字恰恰就是四季的本质。

起始如春,承续似夏,转变若秋,合拢为冬。

合在一起,不正是地球生命完整的一轮?为此,天地间一切生命全部依法从着这一节拍,无论岁岁枯荣与生死的花草百虫,还是生命百岁的漫漫人生。

然而在这生命的四季里,最壮美和最热烈的不是这长长的夏么?女人们孩提时的记忆散布在四季,男人们的童年往事大多在夏天里。

这是由于我们儿时的伴侣总是各种各样的昆虫。

蜻蜓、天牛、蚂蚱、螳螂、蝴蝶、蝉、蚂蚁、蚯蚓,此外还有青蛙和鱼儿。

它们都是夏日生活的主角;每种昆虫都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快乐。

甚至我家...

500字美文摘抄赏析

夏 感梁衡 充满整个夏天的是一个紧张、热烈、急促的旋律。

好象炉子上的一锅冷水在逐渐泛泡、冒气而终于沸腾了一样,山坡上的芊芊细草渐渐滋成一片密密的厚发,林带上的淡淡绿烟也凝成一堵黛色长墙。

轻飞漫舞的蜂蝶不多见了,却换来烦人的蝉儿。

潜在树叶间一声声地长鸣。

火红的太阳烘烤着一片金黄的大地,麦浪翻滚着,扑打着远处的山,天上的云,扑打着公路上的汽车,象海浪涌着一艘艘的舰船。

金色主宰了世界上的一切,热风浮动着,飘过田野,吹送着已熟透了的麦香。

那春天的灵秀之气经过半年的积蓄,这时已酿成一种磅礴之势,在田野上滚动,在天地间升腾。

夏天到了。

夏天的色彩是金黄的。

按绘画的观点,这大约有其中的道理。

春之色为冷的绿,如碧波,如嫩竹,贮满希望之情;秋之色为热的赤,如夕阳,如红叶,标志着事物的终极。

夏天当春华秋实之间,自然应了这中性的黄色枣收获之已有而希望还未尽,正是一个承前启后、生命交替的旺季。

你看,麦子刚刚割过,田间那挑着七八片绿叶的棉苗、那朝天举着喇叭筒的高粱、玉米,那在地上匍匐前进的瓜秧,无不迸发出旺盛的活力。

这时他们已不是在春风微雨中细滋漫长,而是在暑气的蒸腾下,蓬蓬勃发,向秋的终点作着最后冲刺。

[赏析]本文寥寥数百字,却堪称当代散文中难得的精品。

文章起笔连用三个比喻,“一锅冷水”“密密厚发”“黛色长墙”看似扑拙,却从感觉和视觉上贴切地再现了“整个夏天”“芊芊细草”“淡淡绿烟”的特点,勾勒出夏景的宏观。

而“烦人的蝉儿,潜在树叶间一声声地长鸣”一句,则宛然上述一组镜头的画外音乐。

这儿的“烦”,显示着夏的热力,却绝不沉闷;悠悠溢出树间的声声长鸣,映衬着夏景的明快,烘托着一种“蝉噪林逾静”的氛围,也更加表现出夏日大地的充实、厚重。

于是,在声色互补、虚实交融之中,作者已经为全文定下了昂扬积极的主调。

2夏至微山湖李胜 跳跃的微山湖水逐波赶浪,一望无际的湖面上偶尔有被水托出的村庄,柳荫下,一碧青砖瓦房,白云深处隐约可见几里长的渔网。

乘坐小舟驶向湖心,你便看到夹岸湖苇向你招手,湖苇丛中摇荡出成群结队的牛羊,在低头觅食。

勤劳的农人开始一天的忙碌。

我们的小舟顺风驶在辽阔的湖面上。

成群的鸭鹅在老汉的吆喝中争先出巢,欢叫着,纷纷跳入水中,翅膀拍打着水面。

悠闲的渔人光着脚板在村头的树荫下谈论着,秀美的村姑系着白裙、红裙在石台上揉洗着衣服,看到远客到来,都抬头相望。

如果你和好客的渔人攀谈,他们会热情地做你的导游;假若你与姑娘们交谈,她们会爽朗地和你说笑。

再放眼四望,你便会发现碧如盘的荷叶掺杂着点点红光,团团雪球,成片成排地几十亩、几百亩地出现。

那瞪着圆圆眼睛的老荷果和人摇头,渔人会笑着说:“那半闭着的莲蓬才是生吃的佳果。

”小舟欢快地穿过鸡豆塘,越过菱角池,划向空白水处。

长长的渔网不在眼前,一叶小舟在一村姑的驾驶下,从荷塘中穿出,驶向下网处,村姑用手里的船桨拍打水面,吆喝着,样子逗人。

渔人说,她遇上了大鱼,在向网中赶。

远处的青山近了,层层树林、果林遍布群山。

山脚下,宽敞的柏油马路人来人往,宽阔的码头,排排船队在静候着。

夕阳如光屁股的孩子,一溜烟地跑进西天的山脚。

远处的村庄绕上一层薄雾,渐渐模糊。

河曲摇渡的老翁唠叨着收工,我们的小舟在烟波中流去,身后,那苍山、那小树、那近水……呈现出一个金黄的世界。

(摘自《人民日报》)[赏析]文中描写的是水乡夏日的风物情调。

以湖为中心,放眼四望,湖光山色尽收眼底,牛羊鸭鹅尽在画中,一幅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图景在作者的妙笔涂抹下,鲜活地呈现在我们眼前!在作者的笔下,一切有生命没生命的东西都具有了人的感情,比如“跳跃的微山湖水逐波赶浪”“湖苇向你招手”“那瞪着圆圆眼睛的老荷果和人摇头”等,使画面的调子更加明快。

另外,文章用词看似信手拈来,却极为准确、传神,比如“湖面上偶尔有被水托出的村庄”中的“托”,“摇荡出成群结队的牛羊”中的“摇荡”。

3苦 夏冯骥才这一日,终于搁下扇子。

来自天上干燥清爽的风,忽吹得我衣诀飞举,并从袖口和裤管钻进来,把周身滑溜溜地抚动。

我惊讶地看着阳光下依旧夺目的风景,不明白数日前那个酷烈非常的夏天突然到哪里了。

四季是来自于宇宙的最大节拍。

在每一个节拍里,大地的景观便全然变化与更新。

四季还赋予地球以诗,故而悟性极强的中国人,在绝句中确立的法则是:起,承,转,合。

这四个字恰恰就是四季的本质。

起始如春,承续似夏,转变若秋,合拢为冬。

合在一起,不正是地球生命完整的一轮?为此,天地间一切生命全部依法从着这一节拍,无论岁岁枯荣与生死的花草百虫,还是生命百岁的漫漫人生。

然而在这生命的四季里,最壮美和最热烈的不是这长长的夏么?女人们孩提时的记忆散布在四季,男人们的童年往事大多在夏天里。

这是由于我们儿时的伴侣总是各种各样的昆虫。

蜻蜓、天牛、蚂蚱、螳螂、蝴蝶、蝉、蚂蚁、蚯蚓,此外还有青蛙和鱼儿。

它们都是夏日生活的主角;每种昆虫都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快乐。

甚至我家...

文章摘抄加赏析600字

1: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里,有一个数千尺的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边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的百合。

百合刚刚诞生的时候,长得和一模一样。

但是,它心里知道自己并不是一株野草。

它的内心深处,有一个内在的纯洁的念头:“我是一株百合,不是一株野草,唯一能证明我是百合的方法——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。

” 有了这个念头,百合努力地吸收水分和阳光,深深地扎根,直直地挺着胸膛。

终于,在一个春天的早晨,百合的顶部结出第一个花苞。

百合的心里很高兴,附近的却很不屑,它们在私底下嘲笑着:“这家伙明明是一株草,偏偏说自己是一株花,还真以为自己是一株花。

我看它顶上结的不是花苞,而是头脑长瘤了。

” 公开的场合,它们则讥讽百合:“你不要做梦了,即使你真的会开花,在这荒郊野外,你的价值还不是跟我们一样。

” 偶尔也有飞过的蜂蝶鸟雀,它们也会劝百合不用那么努力开花:“在这边上,纵然开出,也不会有人来欣赏呀!” 百合说:“我要开花,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有美丽的花;我要开花,是为了完成作为一株花的庄严使命;我要开花,是由于自己喜欢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
不管有没有人来欣赏,不管你们怎么看我,我都要开花!” 在野草和蜂蝶的鄙夷下,百合努力地释放内心的能量。

有一天,它终于开花了,它那灵性的白和的风姿,成了断崖上最美丽的风景。

这时候,野草与蜂蝶再也不敢嘲笑它了。

一朵一朵地盛开着,花朵上每天都有晶莹的水珠,野草以为那是昨夜的露水,只有百合自己知道,那是极度地欢喜所结的泪滴。

年年春天,百合努力地开花、结籽。

它的种子随着风,落到山谷、草原和悬崖边上,渐渐地,山谷里到处都开满洁白的百合。

几十年后,远在百里、甚至的人们,从城市、从乡村,赶来欣赏百合开花。

许多孩童跪下来,闻嗅的芬芳;许多情侣互相拥抱,许下了“”的誓言;无数的人看到这从未见过的美,感动得落泪,触动内心那纯净温柔的一角。

那里,被人称为“百地”。

不管别人怎么欣赏,满山的百合花都着第一株百合的教导:“我们要全心全意默默地开花,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!” 「赏析」 先生笔下的“百合花”不仅开在了断崖上,也确如标题所言开在了我们的“心田上”。

这样一株与同生在断崖上的“百合”,却有着与“杂草”不一样的信念:“我是一株百合”。

不仅如此,它还是一个实干家,“努力地吸收水分和阳光,深深地扎根,直直地挺着胸膛”。

在它顽强地与恶劣的自然环境做斗争的过程中,也遭遇了所有奋斗者都难以避免的又一种考验:周围庸者(如杂草、蜂蝶、鸟雀)的讥讽和鄙夷。

但它不动摇、不,执著地坚持自己的信念,最终开满了山谷。

2:这几里。

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,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,在这满月的光里,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。

月亮渐渐地升高了,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,已经听不见了;妻在屋里拍着闰儿,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。

我悄悄地披了大衫,带上门出去。

沿着,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路。

这是一条的路;白天也少人走,夜晚更加寂寞。

四面,长着许多树,的。

路的一旁,是些杨柳,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。

没有月光的晚上,这路上阴森森的,有些怕人。

今晚却很好,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。

路上只我一个人,背着手踱着。

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;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,到了另一世界里。

我爱热闹,也爱冷静;爱群居,也爱独处。

像今晚上,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,便觉是个自由的人。

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,一定要说的话,现在都可不理。

这是独处的妙处,我且受用这无边的月色好了。

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的是的叶子。

叶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的的裙。

层层的叶子中间,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,有地开着的,有羞涩地打着的;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刚出浴的美人。

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。

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,像闪电般,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。

叶子本是密密地挨着,这便有了一道凝碧的。

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,遮住了,不能见一些颜色;而叶子却更见了。

月光如流水一般,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。

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。

叶子和花仿佛在中洗过一样;又像笼着轻纱的梦。

虽然是满月,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,所以不能;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——固不可少,小睡也别有风味的。

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,高处丛生的灌木,落下参差的斑驳的,如鬼一般;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,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。

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;但有着和谐的旋律,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。

荷塘的四面,远远近近,高高低低都是树,而杨柳最多。

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;只在小路一旁,漏着几段空隙,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。

树色一例是阴阴的,乍看像一团烟雾;但杨柳的,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。

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,只有些大意罢了。

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,没精打采的,是人的眼。

这时候最热闹的,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;但热闹是它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。

忽然想起的事情来了。

是江南的旧俗,似乎很早就有,而时为盛;从诗歌里可...

300字美文摘抄赏析

1夏 感梁衡 充满整个夏天的是一个紧张、热烈、急促的旋律。

好象炉子上的一锅冷水在逐渐泛泡、冒气而终于沸腾了一样,山坡上的芊芊细草渐渐滋成一片密密的厚发,林带上的淡淡绿烟也凝成一堵黛色长墙。

轻飞漫舞的蜂蝶不多见了,却换来烦人的蝉儿。

潜在树叶间一声声地长鸣。

火红的太阳烘烤着一片金黄的大地,麦浪翻滚着,扑打着远处的山,天上的云,扑打着公路上的汽车,象海浪涌着一艘艘的舰船。

金色主宰了世界上的一切,热风浮动着,飘过田野,吹送着已熟透了的麦香。

那春天的灵秀之气经过半年的积蓄,这时已酿成一种磅礴之势,在田野上滚动,在天地间升腾。

夏天到了。

夏天的色彩是金黄的。

按绘画的观点,这大约有其中的道理。

春之色为冷的绿,如碧波,如嫩竹,贮满希望之情;秋之色为热的赤,如夕阳,如红叶,标志着事物的终极。

夏天当春华秋实之间,自然应了这中性的黄色枣收获之已有而希望还未尽,正是一个承前启后、生命交替的旺季。

你看,麦子刚刚割过,田间那挑着七八片绿叶的棉苗、那朝天举着喇叭筒的高粱、玉米,那在地上匍匐前进的瓜秧,无不迸发出旺盛的活力。

这时他们已不是在春风微雨中细滋漫长,而是在暑气的蒸腾下,蓬蓬勃发,向秋的终点作着最后冲刺。

[赏析]本文寥寥数百字,却堪称当代散文中难得的精品。

文章起笔连用三个比喻,“一锅冷水”“密密厚发”“黛色长墙”看似扑拙,却从感觉和视觉上贴切地再现了“整个夏天”“芊芊细草”“淡淡绿烟”的特点,勾勒出夏景的宏观。

而“烦人的蝉儿,潜在树叶间一声声地长鸣”一句,则宛然上述一组镜头的画外音乐。

这儿的“烦”,显示着夏的热力,却绝不沉闷;悠悠溢出树间的声声长鸣,映衬着夏景的明快,烘托着一种“蝉噪林逾静”的氛围,也更加表现出夏日大地的充实、厚重。

于是,在声色互补、虚实交融之中,作者已经为全文定下了昂扬积极的主调。

2夏至微山湖李胜 跳跃的微山湖水逐波赶浪,一望无际的湖面上偶尔有被水托出的村庄,柳荫下,一碧青砖瓦房,白云深处隐约可见几里长的渔网。

乘坐小舟驶向湖心,你便看到夹岸湖苇向你招手,湖苇丛中摇荡出成群结队的牛羊,在低头觅食。

勤劳的农人开始一天的忙碌。

我们的小舟顺风驶在辽阔的湖面上。

成群的鸭鹅在老汉的吆喝中争先出巢,欢叫着,纷纷跳入水中,翅膀拍打着水面。

悠闲的渔人光着脚板在村头的树荫下谈论着,秀美的村姑系着白裙、红裙在石台上揉洗着衣服,看到远客到来,都抬头相望。

如果你和好客的渔人攀谈,他们会热情地做你的导游;假若你与姑娘们交谈,她们会爽朗地和你说笑。

再放眼四望,你便会发现碧如盘的荷叶掺杂着点点红光,团团雪球,成片成排地几十亩、几百亩地出现。

那瞪着圆圆眼睛的老荷果和人摇头,渔人会笑着说:“那半闭着的莲蓬才是生吃的佳果。

”小舟欢快地穿过鸡豆塘,越过菱角池,划向空白水处。

长长的渔网不在眼前,一叶小舟在一村姑的驾驶下,从荷塘中穿出,驶向下网处,村姑用手里的船桨拍打水面,吆喝着,样子逗人。

渔人说,她遇上了大鱼,在向网中赶。

远处的青山近了,层层树林、果林遍布群山。

山脚下,宽敞的柏油马路人来人往,宽阔的码头,排排船队在静候着。

夕阳如光屁股的孩子,一溜烟地跑进西天的山脚。

远处的村庄绕上一层薄雾,渐渐模糊。

河曲摇渡的老翁唠叨着收工,我们的小舟在烟波中流去,身后,那苍山、那小树、那近水……呈现出一个金黄的世界。

(摘自《人民日报》)[赏析]文中描写的是水乡夏日的风物情调。

以湖为中心,放眼四望,湖光山色尽收眼底,牛羊鸭鹅尽在画中,一幅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图景在作者的妙笔涂抹下,鲜活地呈现在我们眼前!在作者的笔下,一切有生命没生命的东西都具有了人的感情,比如“跳跃的微山湖水逐波赶浪”“湖苇向你招手”“那瞪着圆圆眼睛的老荷果和人摇头”等,使画面的调子更加明快。

另外,文章用词看似信手拈来,却极为准确、传神,比如“湖面上偶尔有被水托出的村庄”中的“托”,“摇荡出成群结队的牛羊”中的“摇荡”。

3苦 夏冯骥才这一日,终于搁下扇子。

来自天上干燥清爽的风,忽吹得我衣诀飞举,并从袖口和裤管钻进来,把周身滑溜溜地抚动。

我惊讶地看着阳光下依旧夺目的风景,不明白数日前那个酷烈非常的夏天突然到哪里了。

四季是来自于宇宙的最大节拍。

在每一个节拍里,大地的景观便全然变化与更新。

四季还赋予地球以诗,故而悟性极强的中国人,在绝句中确立的法则是:起,承,转,合。

这四个字恰恰就是四季的本质。

起始如春,承续似夏,转变若秋,合拢为冬。

合在一起,不正是地球生命完整的一轮?为此,天地间一切生命全部依法从着这一节拍,无论岁岁枯荣与生死的花草百虫,还是生命百岁的漫漫人生。

然而在这生命的四季里,最壮美和最热烈的不是这长长的夏么?女人们孩提时的记忆散布在四季,男人们的童年往事大多在夏天里。

这是由于我们儿时的伴侣总是各种各样的昆虫。

蜻蜓、天牛、蚂蚱、螳螂、蝴蝶、蝉、蚂蚁、蚯蚓,此外还有青蛙和鱼儿。

它们都是夏日生活的主角;每种昆虫都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快乐。

甚至我...

时光冯骥才句子赏析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